<u id="4tkae"></u>
<u id="4tkae"></u> <u id="4tkae"><video id="4tkae"></video></u>

<b id="4tkae"></b><u id="4tkae"></u>

139-7499-7429

友齡動態
介護之慧丨從業近20年的認知癥照護專家告訴你:要不要把認知癥老人送去專業照護機構

對于認知癥老人而言,親情的居家照料、專業的機構照料哪個更好,是很多家庭都在猶豫、糾結的問題。

以下內容是阿沐采訪一位從業近20年的照護專家,請她從多個專業視角來聊聊這個話題。相信讀完這篇文章每個人都會找到自己的答案。

介護智慧認知照護logo

姚 

YaoHui

法國愛默智中國區總代表

從事護理及養老行業27年

認知癥專家、養老院運營管理者

曾任“樂之家認知癥老人生活共同體”創始人及院長


您從事認知癥照護工作多少年了,可以簡單講一下您在這方面的工作經歷嗎?

我1990年到日本后就進入護士學校,之后一直在日本的醫療相關行業工作。在日常照護工作中接觸認知癥照護工作應該有接近20年,專注于認知癥照護是近10年的事情。

這與日本的老齡化發展是有很大關系的:1990年日本64歲以上的人口比為11.7%,30年后的2020年上升到28.7%。30年前,我感覺沒有那么多認知癥老人。但從2005年老齡化率超過20%以后,忽然發現滿眼都是認知癥老人的感覺,特別是在養老機構。我沒有做過相關研究,但從我的從業經歷來看,是有這樣一個感受的。

大約從20年前開始,在日常的工作當中(門診、訪問護士、醫生上門赴診、養老機構護士等)就比較頻繁的接觸認知癥老人,同時也感受到工作難度增加,因此10多年前我開始關注認知癥方面的學習,獲得一些相關的證書,并對心理學也進行了相關的學習。

我于2015年回國,在國內進行認知癥照護及專用機構方面的探索。于2016年在湖南株洲市建立了以認知癥為服務對象的專門機構“樂之家認知癥老人生活共同體”,于2019年8月開始擔任廣州泰寧養老院技術顧問,搭建針對失能及認知癥老人的專業照護體系。后來因為機緣巧合接觸了法國愛默智,一家以認知癥照護為特色的法國養老企業,目前負責他們在中國的本土化工作。


根據您的經驗,一般認知癥發展到什么階段了,認知癥長輩會被家人送到機構照護?中日有沒有區別?

這方面,中日的差異還是比較明顯。日本基本是在生活自理能力衰退,或者是認知癥重癥的狀況下(無法獨立生活)進入機構的情況比較多;另一方面,長期入住機構的高齡者也比較容易在超高齡時并發認知癥,這個群體的量也是比較大。

日本很多介護型機構的住戶多多少少都有認知癥,嚴重的地方,80%的住戶都有認知障礙。而在30年前,真沒有這么多,更多的是癱瘓、臥床不起的老人。法國也是類似的情況,和日本比較像。

但是在中國,一般是“照護困難”的老人容易被送到機構?!罢兆o困難”很多時候并不跟認知癥病情程度的輕重有直接關系,因為有一些老人在認知癥的輕中度程度就被送到機構。

以我在國內的經歷看,機構中中度、中重度的認知癥老人占比比較多,其中也不乏輕度患者。中度程度的老人占比比較大,比起日本和法國,其疾病程度要輕一些。所以對專業照護人員來說,現階段中國認知癥老人的照護技術難度要小一點,狀態改善也更顯著。

照護困難主要存在于“精神行為癥狀”(BPSD)上,也說明國內在家人教育、照護者教育、社會普宣方面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而我們作為專業的認知癥照護者來說,BPSD只是一種需要去關注的狀況,根本上還是通過關注BPSD去幫助認知癥老人更加舒適地生活。


您一般建議在什么階段把長輩送到照護機構?

我們認為,有條件的話,輕度-輕中度認知癥的老人,最好還是在他熟悉的環境中進行他的日常生活。從生活質量及延緩病程的角度來說,這是更好的選擇。畢竟如果老人只是身體層面的失能的話,居家照護人員又足夠專業,居家照護也是可以的。

當病程進入到中度-中重度-重度的情況下,老人生活環境和生活范圍被局限在比較小的環境中的時候,入住機構會比在家庭內生活有更好的生活質量,能延緩病情發展,在壽命延長方面也會有一定的效果。

事實上,根據認知癥長者的狀態給出適合這種狀態的對應措施,可以減輕疾病的影響、延緩疾病進程,特別是在認知癥輕微或早期階段。

而當老人有嚴重的行為問題以至于影響他們的生理安全(如走失、跌倒、營養不良、冷漠)或心理安全(如抑郁、攻擊性、幻覺、定向障礙)時,照護者會遇到兩類困難:一是居家不僅對老人狀態沒有好處,反而會適得其反,甚至會變得危險;二是家庭照護者(配偶、孩子或其他家人)變得筋疲力盡,與老人的關系發生惡化。

也就是說,當無法在家中進行較好的預防或刺激干預時,建議將認知癥長者送入擁有多學科團隊、具有專業照護能力的機構。進入專業的養老機構是維系老人能力、保障安全、以個性化的方式滿足其需求的最合適的解決方案,同時,因為機構能夠讓眾多老人共享資源,能降低單個老人的照護成本。

對于重度失能、認知癥中后期的老人,居家花費反而可能較高,因為照護者不能自己做所有事情,必須請能夠提供上門服務的人,尤其是在老人需要 24/7 全天候幫助或照看時。


輕度和中重度的認知癥長輩進了機構,分別預期壽命有多久?

根據每位老人的基礎疾病以及原有的身體狀態不同而有很大的區別,特別是輕度患者。

重癥認知癥老人的預期壽命的差距相對比較小,對于基礎疾病不太嚴重的老人,大概有2~3年的壽命。終末期的認知癥老人,大概有半年、一年的壽命。

而輕度、中度認知癥老人,在他身體條件還好的情況下,8年、10年的壽命也是有的,一般的話,5年以上就算挺好的,基本上能達到全人群的平均壽命水平。當然,大部分高齡認知癥老人其實都是超過全人群平均壽命的高壽人群。


專業機構一般會通過哪些方式來延長兩種情況長輩的預期壽命?

我認為談不上延長預期壽命,其實就是幫助他盡量地接近他生物壽命的長度。

一般來說,我們更多是保證認知癥老人的基礎身體健康、餐食、飲水、排泄,這個部分比其他非認知癥老人更加重要。

另外一個重要的工作是維護好認知癥老人對生活的良好感受,激發情緒上的正向體驗,加強他們的安全感、舒適感、愉快感、自如感等正向情緒,這些對高齡者來說能起到延長壽命的作用。反之,負向體驗或缺少適合的正向刺激時實際上會加快身體狀況的惡化。


認知癥照護的收費比一般的失能照護收費高,主要是哪些方面的成本因素?

一般來說,認知癥照護的人力成本、時間成本、勞動力質量成本會高一點。因為認知癥老人由于認知功能的受損,他們很難適應“速度”、“集體規范”這些事情,對環境的要求比較高,同時對物理、心理環境的變化及攻擊性會很敏感,卻又無法進行良好的表達并傳遞給外界。


因此,是機構在這些事情上去適應老人,對認知癥老人的照護需要遵循對方的節奏和時間,所以很難保證時間效率,時快時慢,會導致勞動力時間的平均成本比較高。


另外,在照護技術以及照護能力上,照護人員需要較多的培訓及多職種的合作,而專業職種人力成本也更高。進一步來說,不僅對培訓水平要求更高,而且我們需要一個更大的團隊來配合,多職種會使技能多樣化。


除了基本的醫生、護士、護理員外,最好配有心理咨詢師、專業的活動專員、運動康復師、作業治療師、精神運動康復訓練師等,這是法國的愛默智養老機構中目前的人員配置,也是較為理想的情況。但在國內現階段,因為人才培養的問題,還較難擁有如此完備和專業的團隊。


在人力工資的支出上,比起普通自理、失能照護人員,認知癥照護護理人員的工資會有5~10%左右的溢出。溢出部分主要是有專業能力及精神方面壓力的關系,以及目前愿意從事認知癥老人照護的人員數量不是很多。


此外,機構需要有更大一些的物理空間。因為認知癥老人入住機構后,實際上行動范圍會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因此,比起非認知癥老人,我們需要為他們提供更寬闊、更安全、能自由活動的室內室外空間。


家屬在參觀一家認知癥照護機構時,如何快速判斷機構在認知癥照護方面的專業水準、服務質量?

最簡單的是觀察認知癥住戶的狀態。比如,在有些專業機構里,認知癥老人一眼看上去,似乎不像有認知癥,他們表情放松、面帶笑容,可以自由地走來走去,比較放松地與人交談等。照護人員也處于放松的狀態,帶著笑容跟老人有交流互動,沒有緊張、著急的狀態。


參觀時間選擇“人最多的時候”,比如午飯、做活動的時候。不光去關心吃什么,搞什么活動,更多的是去觀察照護人員怎么對待老人、與他們互動,如果有你覺得不舒服的地方,那么就值得考慮了。當然,為了尊重老人的照護隱私,可以避開老人接受護理的時間段。


跟管理者、護理員進行交談,觀察照護團隊是否了解他們負責的每位老人的情況。如果從交談中發現管理者有明確的照護理念、目標等,可以說明機構在意識層面是在對應認知癥的狀態。


指標性條件

  • 我們認為最理想的情況是選擇認知癥照護專用機構(即整個機構都是按照認知癥照護的要求來進行建設、管理與運作)。專用機構能夠更加充分的給與認知癥患者平等的環境提供。

  • 如果不是認知癥專用機構,那么有認知癥照護單元的也可以考慮,這可能更接近目前國內大多數養老院的情況。認知癥照護單元不能太大,最好在10~15人之內,最多不能超過20人。此外,不太推薦封閉的認知癥照護單元。小規模的照護單元和封閉的照護單元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 居住環境是否有足夠的使用空間,如客廳、飯廳、廁所及其數量、助浴室內的輔具等。

  • 考察物理環境是否干凈,看廁所清潔、看輪椅清潔、看老人的衣物(是否整潔,是否有污跡、食物殘渣等)、看花草是否有活力等細節。機構的清潔程度和氣味以及老人的衛生情況也是護理質量的重要衡量指標。

  • 居住環境是否有足夠的自然光亮。

  • 是否有室外活動空間并能夠讓老人們使用。

  • 每個單元的照護人員的數量是否相對固定。


之前有讀者給我們留言:“當認知癥長輩不愿意洗澡時,照護人員強迫認知癥長者洗澡,算不算是虐待?”對于這個問題您怎么看?

怎么說呢,強迫任何一個人,特別是強迫能力、地位處于劣勢的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實際上都不是好的事情。

比如領導用權勢強迫手下做他非常不接受的工作的時候,根據場景會存在“虐待”的成分,有時候我們會稱之為“職場凌霸”。所以,“強迫”不僅僅是在認知癥老人身上才會發生的事情,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一種狀況。

只是在認知癥長者照護中,我們更容易遭遇對方不肯配合的情況,而我們又有我們的工作的任務和節奏,因此經常容易引起沖突。例如我們需要幫老人洗澡而他很不愿意、也不肯配合的時候,我們需要花一些時間,用一些“坑蒙拐騙”的方式去引導他,讓他配合洗澡,這是很常見的事情。

實在無法引導老人意愿的時候,我們可能會尋求其他職種的幫助,比如讓社工用心理學知識去分析他不肯洗澡的深層原因,并進行相關的心理引導?;蛘哌x擇一天中其他的時間段,通過多次嘗試以達到目標,無需強迫對方。

總的原則是找到適合每個人的策略,因為對一個人有效的策略可能不適用于另一個人。做護理的時間段、提供護理服務的人、當時的情緒、他們是否餓了、他們身體某個部位是否感到疼痛等,以上都可以用來排查他們抗拒的原因,然后來找到適應對方的策略。

是否虐待主要看是否損害老人的利益、是否違背老人意愿、是否利用強權使用強制性手段等。但如果用“力量”、“惡意恐嚇”等施加惡性壓力的方式,以壓制的形式“強迫老人洗澡”的話,的確可以被認為是“虐待”。


所以在認知癥照護中,機構的照護倫理或者說照護理念其實是特別重要的,您覺得要形成這樣的集體價值觀,機構需要做到哪些要點?

認知癥老人由于認知功能的受損,用正常的方式和手段去保護自我的能力大大降低,他們很難去維護自身的利益。

也就是說,很多場景里他們很容易陷入弱勢的立場,如果我們沒有高度的照護倫理意識的話,很容易在不經意中就傷害了認知癥老人的自尊、利益等,哪怕我們是出于“好意”、“所謂的正義”。

因此,認知癥照護機構必須要重視照護倫理或照護理念。一方面,能夠更好的保護認知癥老人的利益,另一方面也能夠預防我們在不經意中、非主觀意圖的對認知癥老人的傷害,也是對我們照護者的保護。


機構需要做到:

1.為了實現照護倫理的良好建立與貫穿,首先我們需要正確了解認知癥癥狀,接受及認同認知癥老人不同癥狀存在的合理性。

2.我們需要確立團隊的照護理念,并使之貫穿到團隊上下。很重要的一點是,需要讓大家真的相信該理念。初始團隊要建立良好理念,并將其融入到照護行為及流程當中去。

3.在進行倫理和理念培訓教育中,不能僅僅是喊口號、學條款,還需要在具體的案例和日常行為的操作中去分析和體現理念——“讓理念成為看得見的事物”。例如,可以通過討論讓管理者了解護理一線的想法,并通過引導讓大家自然而然地靠近和認可理念,而不是強制性命令和要求。

4.不僅僅在認知癥老人照護中需要遵守照護理念,還需要在管理中體現照護理念。我們不提倡命令式的強硬管理機制,不讓一線護理人員帶著負面情緒、心理壓力去做照護工作。

5.照護者一般都有一顆善良之心,但想要做好還需要一個管理框架和工作框架,讓他們能夠采用科學的方法,有條不紊地工作。所以機構要定期對照護者進行培訓,讓他們知道要做什么以及為什么這樣做。

6.上到機構的管理層,下到負責清潔、維修和餐飲的人員,團隊都參與到照護中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護理必須是整體的,因此整個團隊必須都參與進去并接受相應的培訓,包括照護倫理及照護理念,以實現團隊的一致。


聲明:本文由友齡咨詢(www.lhdimportstenerife.com)摘自阿沐養老微信公眾號。此文是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注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您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yl@youling.co。


Copyright ? 長沙友齡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湘ICP備2022010792號

色爱综合网_国产又粗又猛又爽的网站_国产成人精品免高潮在线观看_熟妇中文在线视频
<u id="4tkae"></u>
<u id="4tkae"></u> <u id="4tkae"><video id="4tkae"></video></u>

<b id="4tkae"></b><u id="4tkae"></u>